水滴筹沈鹏首次回应德云社弟子筹款事件水军自

水滴筹沈鹏首次回应德云社弟子筹款事件水军自媒体严重误导原子智库独家

  原标题:水滴筹沈鹏首次回应德云社弟子筹款事件:水军自媒体严重误导 原子智库独家

  5月11日,腾讯新闻&原子智库发起的“中国益公司”愿景演讲在北京举行,著名企业家及公益人士就“创变:商业思维再造”主题展开讨论。水滴CEO沈鹏到现场发表演讲,谈起自己的创业初心。在演讲中,沈鹏首次回应德云社演员筹款风波。

  沈鹏认为,吴鹤臣的家人在水滴筹发起筹款,初审通过不代表案子通过。“我们制订规则的理解是,当一个人有困难,把基本病情和财务情况真实、没隐瞒地全部公开,我们就会初审通过。”后续还会有连续的审核。沈鹏认为,网上很多水军和自媒体有误导性地“带节奏”,使水滴公司和德云社都卷入到了舆论中。本文演讲一共5500字,需要阅读8分钟。

  1、童年时的一次意外受伤,在美团外卖工作时同事的大病募捐,促使他思考做有医疗保障方面有价值的事情。

  2、水滴公司的定位是一家商业公司——不是公益基金会,也不是非营利组织。截止到目前,水滴公司已经完成从天使、A轮到B轮的融资。公司目前盈亏平衡,更多是用商业健康险收益在养活公司。

  3、沈鹏认为,“吴鹤臣事件”中,网上有很多水军、很多个别自媒体,他们带有误导性地在强调“有房有车”这个要素,攻击这个家庭。水滴公司和德云社都卷入这个舆论当中。

  大家好!我是水滴公司的创始人沈鹏。今天很高兴能够代表水滴公司给大家介绍一下以水滴公司为代表的互联网社会企业的价值创造。

  我的投资人之一李开复老师说过一句话,决定人类命运方向的不是科技本身,而是科技所承载的人性温度。最近马化腾老师也在推科技向善,把科技向善作为腾讯的使命和愿景之一,我相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科技是能够很好地改变这个世界的,我过去的经历大概有两大段,第一段经历是2010年1月的时候,就是在读大四的时候参与了美团创业,我是美团公司的第10号员工。加入美团以后前两年多时间里,我在做美团团购,担任过美团团购的北方大区经理。2013年在美团内部参与了创业项目叫美团外卖,后来我就在美团外卖担任业务线号就离职创业,创建了水滴公司。截止到目前,水滴公司有水滴筹、水滴互助、水滴保等业务。过去十年时间里有这些工作经历,和我的个人经历有关系。

  美团是在助推了大家能够吃得更好、生活得更好,并且还为这个社会带动了上百万人就业。水滴公司也是在用互联网科技手段助推世界变得更好。

  之所以有这些经历,第一个原因是因为我小时候,在五年级时候因为比较调皮和同学们爬电线杆,不小心被电伤。昏迷二十多个小时之后,我在医院睁开眼睛,模糊看到家人亲人在旁边围着,为我祈福,为我担心。我意识到自己变得很不好,生命可能变得更有限。我说出来的第一句话是告诉我爸妈,是不是你们可以再要个小孩,我是不是没有希望了。我的爸妈告诉我说,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他们相信我能够很快恢复起来。

  从那之后,我变得和同龄人不太一样。我更多的思考是在想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在有限的生命里我能做哪些事情,能让我的生命变得更有价值。我在医院住了8个多月,不停思考这些问题。我也看到,我的床位两边的人来来去去。有些人因为家庭条件不好,病情变得更严重,甚至就离开了这个世界。有些人家庭条件相对较好,有充足的医疗费用能够享受更与时俱进的医疗,就很快出院。这段时间里我就在想,以后我要做些什么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这是对我影响非常大的一段经历。我想明白了,以后要追求认为更有意义的事情,另外也让我对中国的医疗、对中国的医疗保障开始有更多的关注。

  第二段经历对我的影响也非常大。2015年下半年,美团外卖扩张比较快的时候,我管理的全职员工有6500多名,有十几万的配送员。你会发现,这些人隔三差五都会有亲人或朋友出现一点事情。我们西安一个老同事的家人得了一场重病,让我为他的家人号召筹一笔钱,当时我是用了一段话再加一个支付宝的账号在公司内部号召。

  号召一个多星期的时间,信息传播速度不够快,表达也不够特别透明。我也知道这个家庭为此筹到了多少钱,也就因此了我的一些思考。我在2016年1月向公司提出了离职,2016年4月15号正式离职创建了水滴公司。

  水滴公司有一个使命,就是我们的创业初心,叫“用互联网科技助推广大人民群众有保可医,保障亿万家庭”,我们很希望能够用互联网科技助推更多的人民群众面对大病的时候高效地去治疗自己的大病。

  我们启动了这家公司,当时就在想,如何围绕这个方向,怎么更好落地?大方向是很大的,我们一定要落地解决问题——不怕事情小,要通过一个小方向、细分的方向,给用户创造真正的价值,给这个社会创造价值。

  最好的一个方向,肯定是做事前保障。所谓事前保障就是互联网健康险向。在大家健康的时候,自己买一份保险,在大家得病时可以快速拿一笔赔付,这肯定是我们最希望见到的场景。一个人因病致贫,到处去筹钱,这肯定不是我们希望的场景。一开始我们就是围绕互联网保险保障去琢磨如何做这个事情。

  中国的互联网健康险更多是在做保险商城。保险商城里卖的保险,都是一些保险公司的已有的产品。这些产品本质上是为保险公司的原有用户设计的。保险公司原来的销售方式是什么样的呢?通过线下业务员卖保险,保险产品会涵盖挺高一定比例的佣金。为能够驱动业务员,保险产品的客单价相对比较高,佣金比例也不会太低,这样业务员才有动力去卖保险,才能把保险销售出去。

  记得我们当时看到一个传统保险公司的一款重疾险,保障的范围是癌症和大病,保障期是一年。如果相关的投保用户得了相关的大病和疾病,他会得到30万的赔付。但是这款产品对应的30岁的用户的保费,可能一年就要花1700~1800块钱。在我们来看对于一些更需要的保障用户来说,还是有点贵的。我们后来做了很认真的思考,决定这家公司做当前商业健康险和医保的补充品,更想服务的中国三四五线的人民群众,更想服务的是可能在保险定价上非常有挑战的中老年群体上,特别是60岁以上的中老年群体。我们应该是为年轻的互联网网民提供一些更高性价比的产品,于是我们就围绕着这个方向启动了一系列业务。

  截止到目前,我们公司的业务有两大板块,一个是事前保障板块,一个是事后救助板块。事前保障板块主要是在做水滴保,就是一个保险商城、健康险商城。还有一个业务叫水滴互助。事前保障板块做的业务都是商业化业务,其实是有一个微薄收益,能够养活我们公司的。还有一个板块是事后救助板块,事后救助板块主要做的业务是水滴筹、水滴公益,这个板块是非盈利的,希望把它作为我们公司的社会责任板块。

  事前保障板块第一个启动的业务是水滴互助,截止到今天已经经营水滴互助三年多时间。这个业务用了三年时间,聚集了7000多万保障会员,累计给3000多个家庭分担支援4亿多人民币的医疗资金。其实这个业务很容易理解,可以理解为中国传统的职工互助会或者民间互助社群——只是把它给互联网化。你可以把它理解为鼓励用户互帮互助抵御大病风险的互助社群,和我们做同样业务的公司有蚂蚁金服,他们推出的产品跟我们几乎一模一样。

  除了水滴互助业务以外,我们还做了水滴保业务。水滴保是一个健康险优选商城,联合50多家保险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推出了60余款高性价比的产品。截止到目前已经有1000多万的用户来这儿购买了高性价比的健康险。

  其实我们的这个业务背后有很多的用户,每一个用户身上都有他自己的故事。我下面给大家讲一个水滴互助会员孙逊的故事。

  孙逊在空军服役13年,个人不吸烟、不喝酒,每天坚持锻炼,身体非常好。被部队的伙伴们称为体能王。2016年的时候连续开始头痛,2017年1月查出得了鼻窦炎,在确诊后发现是鼻咽癌晚期。他的妻子已经怀孕6个多月。当时他说自己他最大的遗憾是,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没有见到他的儿子,他不知道他儿子长什么样子,也没让他儿子亲眼见到过他。

  孙逊是我们水滴互助的会员,确诊了鼻咽癌之后,就提交了互助申请。我也是快速在给他处理这个案子。我知道他月收入只有3000块钱,并且还有很高的费用在等待他去支付。他的手术费有4万,靶向药费用大概有20多万,放化疗费用也有20万左右。他在住院期间得了很多并发症。我们在2017年4月12号快速审核把25万互助金打到账上,让他快速治疗。这25万互助金是来自于100多万水滴互助的会员为他均摊,快速实现援助,其实每人只均摊帮助了0.17元。

  2017年6月,在经历了6次化疗、7次靶向药的治疗、34次放疗,孙逊的基本状况也趋于常态。他给自己的儿子起名孙泽恩,希望他的儿子感恩水滴互助100多万会员分摊了费用,为他缓解了当时的困难,让他走向了健康。

  除了水滴互助和水滴保业务,还做了事后救助业务水滴筹和水滴公益。水滴筹是一个免费个人求助平台,从成立到现在大概接近3年的时间,一直坚持着不向个人求助者和管理者收取管理费用,义务为求助者提供筹款服务。近三年的时间里累计帮助了近百万的治不起病的大病患者家庭,筹到了160亿元的救病钱,有5亿人次的捐款笔数。

  我们的水滴公益是民政部审批颁发资质的平台,这个业务的本质一端是公益基金会,公益基金会可以入驻水滴公益平台,可以发布公益项目。另一端是组织会员们、网友们来进行捐赠,截止到目前有很多公益基金会入驻了我们,包括壹基金、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等众多知名公益基金会,也联合这些公益基金会在做很多有意义的项目。这个平台上线大概半年多时间里,发起了1400多个公益项目,截止到目前筹到1亿多善款,捐款人次超过520万。

  其实每一个公益项目,还有每一个筹款人背后也有他的故事,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是让我们感动。我们公司经营三年多的时间里,也是经常会得到一些网友的小议论,但是更多的是得到了网友的鼓励,得到了权威机构的认可。但是真正能够让我们坚持下来的其实是每一个网友背后的故事。这个故事是一个小伙和他女朋友刚刚谈恋爱确定男女朋友关系只是三个月的时间,但是他发现女朋友得了一场大病,是结核病。这个小伙第一反应是选择了回贵州去接女朋友回到他所在地,去支持他女朋友把这个病治好,而不是说选择了放弃或者其他。

  还有一个故事。一个慈父的女儿因一场爆炸事件烧伤面积80%多,女儿在病床上躺着治疗,整个家庭在变卖家产。他们家为了给女儿治疗,已花费了100多万人民币。女儿躺在6层病房里,父亲是在4层病房里,因为父亲把一只腿的皮肤植到了女儿身上。他们在治疗过程中,在水滴筹发起筹款,我们也号召众多网友快速筹到资金缺口,让他女儿顺利把植皮手术做完。

  除了一些得大病遇到个人困难的用户,我们也在联合各大基金会做一些更有社会意义的项目。比如去年8月广东省发大水,我们联合壹基金,用了大概十个小时时间,快速号召9万网友筹到200多万善款,并且第一时间把物资运送到水灾现场。前段时间四川凉山森林火灾,我们设立救灾项目,短短几个小时时间联合十几万网友,快速筹到了300多万的救急钱。

  我们这家公司一直定位于服务广大基层人民群众,我们的核心市场是在三四五线城市,以及头部城市的年轻人或老年人。从地理位置来看,我们70%以上的筹款用户、入驻用户、捐款用户都来自于这些城市。从我们当前在做的事前保障业务来看,我们的家庭构成也是偏向于这些群体。

  前段时间我入学湖畔大学,开学典礼上马云老师说了一句话“好的商业是最大的公益”,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鼓舞的。他说,在中国当前的阶段来看,企业没有大小之分,企业的价值更多体现在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上。

  过去三年里,我们的经营非常艰难。我们定位自己是一个社会企业——不是公益基金会,也不是注册为非营利组织。我们是注册为一个商业公司,拿的是风险投资。截止到目前,我们已经完成从天使、A轮到B轮的融资,这一路走来主要靠腾讯公司、IDG资本、高榕资本、创新工场等机构支持我们。我们在努力实现梦想、使命、初衷,另一方面还要考虑可持续化经营,以此回馈股东。

  一方面,我们要在事前保障上做良性经营,同时还要在事后救助上坚持做非营利业务。这期间也是遇到过很多议论、讨论或者融资过程的反对意见或不理解。但截止目前来看,我们走过了最艰难的阶段,公司目前盈亏平衡,更多是商业健康险的收益在养活公司。公司的盈亏平衡是建立在提供2000多个全职就业岗位的基础上,实现了这件事情。作为互联网公益第一梯队的从业公司,作为细分领域第一梯队的领军者,我们感受到了责任和担负的压力。

  大家都知道,前几天德云社的工作人员吴鹤臣得了脑溢血,他的家人在水滴筹发起筹款。吴鹤臣的家庭在他个人得脑溢血之后,其实还是有一点压力的。新闻里说他家有两套房,其实他的两套房一套是他爷爷的,另一套是他父亲的,并且都是公租房。新闻里说他家有辆车,其实他家里有亲人是瘫痪的,他个人得了脑溢血,这辆车短期内不能快速卖掉。本来是二手车,也不太好卖,更多是用这辆车为家里的病患进行服务。

  这种情况下,吴鹤臣的家人在水滴筹发起筹款,通过初审。初审通过不代表案子通过,还有复审和公示,我们制订规则的理解是,当一个人有困难的时候,把基本病情和财务情况确保真实、没有隐瞒全部公开,我们就会初审通过。剩下之后就可以先让他在社交网络传播筹款,这时候就进入复审环节。

  其实复审涵盖了社交审核的一些手段,他在朋友圈传播的时候,有些人会发现他有隐瞒的情况、有作假就会举报,这也是辅助我们审核的手段。我们也会监控舆情,看哪些方向有问题,需要他继续提交资料。后面提款需要把所有资料进行公示,由网友投票决定他是否可以把钱提出来,我们还有后面很长的审核流程。

  在这过程中,你会发现网上有很多水军、很多个别自媒体,他们带有误导性地在强调“有房有车”这个要素,攻击这个家庭。我们和德云社都卷入这个舆论当中。

  水滴公司是这个行业的第一梯队玩家,我们要有合理的解释,但更多要把时间用在联合相关的监管方和相关部门,希望共同探讨,如何更好地把流程迭代出来。

  我们不想因为大众认知不匹配,就产生不必要的舆论。作为行业领军者,作为行业第一梯队玩家,我觉得我们一定要承担起责任,快速和友商们共同建立更大的自律组织,更好迭代我们的自律公约,让这个和约变得更好。我们还在努力中。我们想更踏踏实实把这个事情做好,有一天能够使世界变得更美好。既往不恋,纵情向前!

  最近,腾讯新闻·原子智库联合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社科院企业社会责任研究中心、全球契约中国网络、国际公益学院等多家机构共同发起“中国益公司”企业社会责任促进项目。这个项目一个重要的环节是——“中国益公司青年体验计划”。

  中国益公司青年体验计划,是由中国益公司发起的企业社会责任体验行动。该项目旨在搭建一座桥梁,连结中国的领先企业与优秀的青年群体。大学生通过在最领先的企业学习实践,亲身感受企业和商业的力量,并将这种理解带入青年社群发展,以及未来成长进程中,播散商业观念和企业责任的星火。

  在“中国益公司青年体验计划”中,大学生将以多种形式了解公司,获得益公司项目体验机会。企业将积极地传播正能量,提升公众对企业社会责任的关注。此外校方也将参与指导,增加学生的社会实践机会。在中国益公司官网及微信微博平台,将设立线上投票区域,联合百所高校,校园社团,推动学生投票,形成线上和线下互动。

  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留言点赞数第一且60以上获得60Q币,截止至5月16日。

  混沌投资